兩人從興欣退役,同居設定。

復健用,大概不好看。

 

 

葉修的技能點大概全用在榮耀上頭了,生活技能除了泡泡麵外可說是一無所有,而這件事也不是什麼祕密,和他相熟一些的人都知道。其實這本來也不是多大的事兒,在役時有一大堆事等著他忙,雖然蘇沐秋和其他人會幫忙分擔,但戰隊裡的事還是得要他說了算,退役之後才漸漸清閒下來。

 

他和蘇沐秋退役後就沒繼續待在原本的上林苑宿舍,雖然陳果和其他人都表示不介意他們繼續住著,但蘇沐秋還是用被分到的冠軍獎金在同個小區買了另一棟房子,和葉修兩人搬了過去。

 

十年前就和這個人同住在一個屋簷下了,對彼此的習慣早就瞭若指掌,基本上不存在什麼生活磨合期,只是看不順眼的事情還是不順眼──

 

 

 

「葉修!說過多少次先把頭髮吹乾,你又不聽!」從浴室走回臥室看見早他一步洗好澡的葉修還頂著一頭濕髮,蘇沐秋頗為不滿,三兩步衝上前,果然又是在打榮耀。

 

「還虐菜?!」他瞇起眼,聲音沉了幾分,拿起床上的毛巾就打算往他頭上蓋。

 

「哎!跟訓練營的小孩玩兒,別鬧。」他迅速操作角色後退,對面的神槍手見對手的節奏改變了,也跟上調整。

 

『節奏懂得調整是好事,但應該趁著這個時候把節奏帶回自己身上,別一味的閃避。』他對耳麥說著,『也要考慮彼此的職業,打近戰就不要貿然上前。』

 

蘇沐秋雙手抱胸站在葉修身後,看他打得很輕鬆,還稱不上是指導賽,畫面很快就跳出了榮耀二字。

 

知道他沒在睡前還打耗腦力的指導賽,蘇沐秋的表情稍微和緩了點。

 

「這局打完就下了,後面沒人了吧?」他走到床頭櫃取出電吹風,帶點稍微強硬的語氣,坐到床上盯著他退出遊戲。

 

「嗯。」他輕哼,對戰邀約點了拒絕,手指霹靂啪啦地打字:小孩兒該去睡覺啦,熬夜會長不高哈。

 

離開競技場後,他從書桌前起身爬上床,窩進蘇沐秋的懷裡。

 

「你還能教訓別人啊,先顧好自己吧葉神。」蘇沐秋伸手捏了捏他的臉,忍不住吐槽他的說教行為,他們那麼大的時候哪天不熬夜,葉修這差別待遇也是醉了。

 

「下次吹乾頭髮了再玩,又不差這兩分鐘。」雖然只是訓練營的孩子,但他們都很上心,畢竟是有可能成為戰隊一份子的苗子,他能理解葉修的用心,只是每次都屢勸不聽,他實在很頭疼。

 

 

 

「好啦好啦,跟他們玩幾局又花不了多少時間。」他微低著頭,電吹風在耳邊轟轟地吹出熱風,戀人的手指撥弄著髮絲,溫暖的舒適感頓時包裹著他。

 

「就是沒差幾分鐘才要你先弄好自己啊……年紀不小了還不懂得保養嗎?」蘇沐秋還在碎念,卻發現葉修已經瞇起眼,露出很享受的樣子。

 

「這不是有你嘛……」象牙白的脖頸被熱風烘得泛出粉色,和懷裡溫軟的身軀,再加上這近似撒嬌的語氣,蘇沐秋忍不住心念一動,低頭吻上令他神魂顛倒的後頸。

 

「呃、蘇沐秋──」脖子突然被舔讓他嚇了一跳,但因為是熟悉的人所以肌肉只緊繃了一瞬間,很快就放鬆了。

 

「幫葉神吹乾頭髮,要點回報應該不過分吧?」男人關掉電吹風,嘴唇沿著髮際線,游移在耳後及耳垂間,遊走在挑逗及安撫的邊緣。

 

「呦,明明是蘇大大自願要做這事兒,現在是要逼我強迫中獎?」還沒意識到氣氛不對的葉修呵了一聲,這種強迫推銷的作法蘇沐秋做得可多了。

 

「那是因為你不做,我只好勉為其難代勞一下了。」蘇沐秋勾起嘴角,手上摟著人的力道加大了些。「不過有一點你倒是說對了,我是很喜歡『做』沒錯──葉神需要親身體會一下嗎?」

 

「……不了,我保證下次會自己吹乾頭髮,不麻煩你了。」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現在求饒還來得及嗎?

 

「真開心聽到你這麼說,希望你明天會記得你說過的話。」蘇沐秋笑說,扳起對方的臉頰讓兩人面對面坐著。

 

 

「不過今天的報酬我還是要領的。」說著,最後一個溫柔的親吻落在吐露承諾的唇上。

 

 

 

 

很多人都知道葉修的生活技能不怎麼高,卻沒人知道,那都是被某人寵出來的緣故。

 

 

 

 

 

 

 

 

☂Free Talk

感謝你拿走這份無料,希望喜歡!好久沒寫傘修了,希望內容不會太糟糕……XD我是指不好看的糟糕,不是那種糟糕!XD(好像越描越黑)

 

  一開始只是想寫吹頭髮時露出毫無防備的脖子而已(大笑

 

  希望下次見面就是本子後記啦~(Flag

 

 

                                微空

 

 

 

 

☁☁☁

這次無料沒發完,下次繼續發!(喂

這次沒寫成的賽車手paro就改成下次吧~

原本還想多寫一篇黃喻的;;可是來不及QQQQ(讓你再拖ㄚ!!


請大家要一直喜歡傘修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