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K

×CP:夜刀神狗朗×伊佐那社

×靈感來自小麥(http://www.plurk.com/WheaTTT)

×BE、BE、BE。

  

  

  

  

  

  

  夜刀神狗朗踩在銀白的雪地上。綿延無盡的白色大地占據全部的視線,他環顧著四周,眼見所及只有白茫一片。

  細雪如絮,紛飛滿天的白色落在地面上、樹梢上、和他的髮上,綿細的雪花融進他墨黑順直的髮。

  颳起了一點風,但他卻感覺不到冷。

  

  他在作夢。

  

  但,全白的世界卻如此真實,充滿孤寂;窒息感讓他寂寞得想哭。

  他作了個深呼吸,吸入肺臟的冷空氣,冰冷到像利刃割過內心每一處,但是跟那天的絕望比起來,似乎也不是那麼難受了。

  他緩緩呼出一口氣,深深的嘆息隨著空氣一同凝結成薄霧消散。

  

  

  「吶……你現在在哪裡?」即使知道自己在夢境中,他也無法停止想念;失去那個人的痛根深蒂固,連在夢中都還是只想著能再見到他。

  他從來都沒有祈求過什麼,就連一言大人逝世的時候,除了滿心的難過跟失落外,他也只是要自己平心看待,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要自己別太沉浸在悲傷裡,他還有一言大人交付的任務必須完成。

  當初他還有能轉移情緒的依託,但現在卻連那道最後防線都瓦解了,心裡像是被挖去了一大半,週遭的事都再與他毫無關聯。

  

  漫無目的地走著,夢境的世界沒有盡頭,也沒有起點。他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也不明白該從何而去。

  他閉上眼,任憑自己倒向雪地,厚實的雪包覆著他,沒有冷度。

  

  「你失約了,伊佐那社。」霧氣裊裊上升,隨著呢喃的話語輾轉成型。

  說好會再回來,說好會再見面,但你卻還是沒有出現。

  就像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丟下煙霧彈就消失了。你這次,也同樣是騙我的麼?

  你追我跑的遊戲還沒玩夠,所以才想出這種方法來讓我別忘記你?好大的膽子啊,伊佐那社。

  

  「下次見面,絕對要叫你好好地遵守約定。」

  下次?他們還能見到面嗎?伊佐那社選擇了這種分開方式,是抱著不想再見到他的心情才這麼做的嗎?

  夜刀神狗朗笑了,手背抵著唇,抑止不住的笑意讓他渾身發顫,他分不出來是難過的笑還是看開的笑,但無論是何者,都令他的內心都隱隱作疼。

  「原來如此,你至始至終都是這麼打算嗎?要逃離我?」現在才意識到這件事,他忽然覺得過去發生的事太空泛,如同泡沫般浮上心頭卻瞬間破裂;曾經度過的那段時光彷彿在嘲笑他,也像被人狠狠揍了一拳。

  

  

  『不是哦,小黑。』記憶中的聲音敲動心弦,他驀地睜開眼,想念的人帶著一如往常的笑站在他面前。

  不對,不是平常的笑;是有點忍耐,又帶點悲傷的,其中還有很多閃閃爍爍的情緒。

  『我啊,最喜歡小黑了,』紅色紙傘隨著主人的動作旋轉,發出沙沙的聲響。『所以啊,才不會逃離你呢。』

  他撐起身,站了起來。對方腳下的雪地沒有腳印。

  寒風停止了。

  

  『但是啊,我不得不離開那個地方了,雖然很想繼續跟小黑、還有小貓在一起。』微微瞇起眼睛,社看起來像是睏了。

  他想開口說話,但喉嚨卻發不出聲音。

  

  『小黑要好好保重哦,啊,不過就算沒有我,小黑也不用擔心吧?』勾起熟悉的微笑,紅色的眼睛漾著波光,閃閃發亮。

  「伊……」好不容易找回了聲音,但是卻被他搖搖頭而堵掉了話。

  『我不能說再見,所以,就忘記我吧。』就跟其他人一樣,在你的未來以及過去,將不會有我的記憶。

  再度微笑。那瞬間,他看懂了,眸裡的情緒。

  是和他一樣的,深刻入髓的愛。

  

  紙傘爆出紅光,等他再度張開眼的時候,又回到一片雪白的世界。

  再次飄雪了。

  

  

  「好冷……」搓著手臂,夜刀神狗朗呼出一道白煙。

  

  

  

    

  

  

   

                      -Fin.

  

  

  

  

 

 

對於要叫小黑什麼我糾結了很久,好不習慣叫他的全名,真是一陣雞皮疙瘩←

小麥畫的明明就是HE啊為什麼我腦袋跑出來的會是這個呢(苦逼

好久沒寫東西了好開心,真是撫慰人心_(:3」∠)_

 

最後請不要為難一個只有把動畫匆匆看過一遍,然後第一次挑戰的作者我。

其實我根本忘了小白最後跟小黑說了什麼。(被鄙視)都只是腦補產物而已,真抱歉。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

 

謝謝小麥的條漫,超!開!心!

 

 

 

---

發現這篇已經是兩年前寫的呢,有點羞恥XD

之前放的地方都沒說,想著既然都過了這麼久來寫一下裡面一些小小的伏筆(??

剛開始提到的"他卻感覺不到冷"是因為對於小黑來說,小白的離去更令他絕望,因此環境中的冷也對他來說根本就沒什麼感覺

當小白離開後,小黑才意識到他其實是必須依靠某些信念才能活下去的,因為他太重感情了,如果不憑藉著什麼將會非常痛苦

我的理解是,小黑應該是那種除了自己重視的人之外,對別人有點冷漠的人,因為他把自己的重心都放在喜歡的人身上了,自然就沒精力花在別人身上。

所以因為這樣,我就把小黑設定成有點鑽牛角尖的人了XD(從他很遵守和一言的約定來看)

 

而小白沒有腳印是因為……嗯,大家懂得XD

寒風就像是小黑內心對小白的思念,當真正想念的人出現在他眼前時,突然停止了。當然也可以視為他即將遺忘,因此也不需要繼續思念。

 

最後的結局已小黑說的好冷作結,因為他遺忘了小白,所以才會感受到環境中的冷意。

 

因為就是個BE,所以大概就是醬啦XD

 

 

 

 

,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