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黑道paro

  ×段子

 

 

 

  他安靜地看著那個眉眼溫潤的人抬步踏上舞臺中央。

  鵝黃的光束打在那人臉上,微瞇起的雙眼眼尾上挑,是他鍾愛的桃花眼。如墨的黑髮被染上一層光暈,襯得那張素淨清秀的笑臉又更加耀眼幾分。

  身邊紛紛揚揚的耳語被他漠視,即便那些言語圍繞著台上的青年,圍繞著藍雨大當家的婚事。

  他端著讓人如沐春風的微笑,神情優雅地環視了一遍台下。視線掃過他時幾不可察地停頓了一下,不至於引來什麼側目,但也足夠讓那幾個心思縝密觀察入微的人投來幾道打量的目光。

  他沒理會那些不懷好意的視線,僅全心全意地注視著台上的青年,彷彿他的世界只容得下他。

 

  那身剪裁得宜的黑色西服相當襯他,恰如其分地展現了青年的魅力。

  深藍色的領結似乎繫得不是那麼完美,但無損他穩重有禮的氣質。

  他的演講還在繼續,興許是連日來的勞累,或是受了些風寒、甚至是什麼別的原因導致清朗如玉的嗓音帶了點啞。

  這不禁讓他稍稍恍了幾秒神。

  與此同時,台上的人咳嗽了兩聲,他立刻將全副精神放回他身上,他不該走神的,即便他厭惡這樣的場合,但因為台上那個人,所以他才心甘情願地站在這裡。

 

  黑髮青年略表歉意地朝台下擺了擺手,他順勢將目光轉移到那雙手。

  他皮膚白,因長年都待在室內,十指白淨勻稱,指節分明,這雙手拿起筆來異常好看,可他見過它更美的模樣。

  一對工藝精巧的袖扣映入眼底,美麗的鈷藍色寶石,宛如寧靜的海底散發著溫婉的光輝,就像那人溫和又包容的形象。

  而那份剔透晶瑩,與他左耳上配戴的耳釘一模一樣。

 

 

 

 

 

 

 

  ☁☁☁

 

  其實我只是想寫黃喻的耳釘跟袖扣是同一對……(選擇死亡

  寫的好氣(。)他們的好真是寫不出萬分之一耶……???真是萬死難辭其咎(手動再見

  所謂不懷好意的視線分別是指葉、王、孫。沒有韓是因為他對兩人的眼神交流沒興趣(!)。其他沒寫到的大概就是沒來(如此隨便??

  文州的婚事是真的。所以黃少天現在心情很不好。場合大概可以想像成是藍雨記者會(???)+婚訊發布會吧。

  文州聲音是昨天晚上喊啞的,衣服跟領結是黃少幫穿的。黃少恍神的原因是因為想到了昨晚的場景。最喜歡設定這種東西惹(´▽`ʃ♡ƪ)

  好想看床戲

  在這,後續看心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微空 的頭像
微空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