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謝謝小絳跟月澤願意接下合本!也很抱歉這次我幾乎是趕著死線寫完,其實還有很多東西沒寫完,希望下次能有機會寫出更完整的故事<O>。

 

╳原作:蝴蝶藍《全職高手》

╳CP:傘修|🌂🍂

╳我的部分是醫警,保證HE,如果都沒問題的話就請往下吧!

╳通販表單請點我

 

 

 

 

  「蘇、蘇醫師在嗎?!」有個小護士風一般衝進醫師辦公室,上氣不接下氣地喊著。
目光轉了一圈,一見到坐在角落翻著論文的蘇沐秋就立馬衝上去:「蘇醫師,2C手術室有位槍傷患者能拜託您執刀嗎?目前其他的值班醫生都抽不出空,徐醫師跟袁醫師都有台要開,只能麻煩您了!」雙掌合十,簡直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似的。
  「張醫生呢?」蘇沐秋闔上論文收進抽屜後站了起來,抄起掛在椅背上的白大褂,下巴一抬示意小姑娘帶路。
  「張、張醫剛才已經先離開了,實在不得已才來拜託您……」小姑娘滿臉歉意,張醫生是踩著點離開的,蘇醫師原本也是要下班的人,她還來拜託人家這種麻煩事,要知道手術可都是以小時計的,幸好蘇醫師人好沒和她計較,否則人家大可拒絕,一腳把她踢開的。
  「沒事,傷患的情況呢?」他接過小姑娘手上的病歷板,一面翻著資料一面聽著小護士敘述患者的傷勢。
  「左肩遭到槍擊,子彈貫穿骨頭卡在裡面;另外左大腿股骨也有開放性骨折,出血量很大,在現場有先做了緊急處置……」小護士不敢怠慢,連忙報告剛才急診室傳來的紀錄跟生命徵兆。
  「知道了。」迅速確認著手術部位跟病人病史,蘇沐秋把病歷板還給護士:「讓有空的人來做助手。」
  「是!」

 

 

  手術進行地很順利,手術室的指示燈在盡責運作了將近三個小時後熄滅,傷患很快就被推進恢復室,蘇沐秋脫下隔離衣扔進汙衣桶,從手術房走出來後活動了一下長時間沒伸展的僵硬身體。
  「啊……又晚下班了,原本想準時下班去買點菜回家的……」口中嘀咕,今天原本想要親自下廚迎接放假的戀人,卻被手術打亂了時間,他下次一定要找張新杰算這筆帳。
卻沒想到才踏出手術室非管制區的大門,就看到那個朝思暮想的人就站在門外,雙手插在口袋裡,好整以暇地看著他。
  「怎麼來了?」他快步走上前,對方不是穿著軍服,估計是先回家換了衣服才來的。
  「查了一下你的班表,發現你快下班了就想著來接你唄。」簡單的淺色襯衫跟牛仔褲有些眼熟,蘇沐秋挑了挑眉,這分明就是他的衣服。
  「是你說來醫院不能穿得太隨便啊,我又沒啥衣服,就拿你的來穿啦。」葉修笑笑,接收到戀人露骨的眼神讓他心情愉悅。
  他上次穿自己的衣服來就被嫌棄,長時間都在隊裡,能穿便服的時間本來就不多,他又不是特別在意穿著,自然是沒有幾件稱頭的衣服,哪像蘇沐秋雖然大半的時間也是穿著白袍卻還是很注重打扮,以至於衣櫃裡有大半衣服都是他的,只是借穿一下又沒什麼關係。
  雖然想看他吃鱉的表情也是原因之一啦。


  「我怎麼不知道我的衣服你還能穿……」他有些咬切齒,這赤裸裸的誘惑擺在眼前簡直要逼瘋他。
  「這幾個禮拜哥可都是在外奔波,從早到晚都在特訓,三餐都是隨便解決,這麼辛苦當然瘦得不成人形。」
  「這麼委屈,所以肚子都小了一圈哈?」在外面沒辦法做更踰矩的事,蘇沐秋只好去捏他的小肚子消消火。
  「對啊,要不回去確認一下?」葉修挑挑眉。
  靠。該死的小別勝新婚。
  蘇沐秋是真的想找張新杰算帳了。

 

 

  🌂🍂

 

 

  雖然蘇沐秋是真想早點把人從頭到腳都仔細檢查一遍,但他還是得先去趟賣場把東西買齊了再說。一般葉修放假時兩人都會特別慶祝一下,這也算是生活的樂趣之一,再說他也是挺了解軍中伙食是什麼情況,雖然某人的確有意無意地誇大了些,但他也確實是想做些好吃的給葉修補補身體。
  「想吃點什麼?」蘇沐秋掃過架上各類食材,蔬菜肉品海鮮他都能做出幾道家常菜,他的手藝還行,至少吃過的人都會讚上一兩句。
  「魚香豆腐、蒜燒黃魚、糖醋排骨、青椒肉絲、梅干扣肉……」葉修滔滔不決地報了一連串菜名,蘇沐秋忍不住瞥了他一眼:「你當滿漢全席呢?」他們才兩個人哪吃了這麼多東西。
  「餓著呢。」他拍拍肚皮,兩人大笑。
  他們推著車從居家用品一路逛到了生鮮食品,不算太引人注目,只是兩個男人有說有笑地一起逛街,外加蘇沐秋的顏值,一路上還是受了些關注。有驚訝的、有竊竊私語的……也有傾慕的。
  不過兩人對旁人的視線習以為常,他們從高中時期就一直是學校的風雲人物,現在在職場上也都是拔尖的精英份子,被人盯著瞧是稀鬆平常的事,還不至於影響他們的兩人世界──也可能只是因為他們的眼中只有彼此而已。

 

 

  🌂🍂

 

 

  「訓練都還順利?」蘇沐秋問。
  葉修在特警部隊中的同事他也都熟識,畢竟從學生時期就互相打過照面,雖然他和葉修不是一個專業的,也不妨礙兩人交流系上發生的事。
  「差不多啦,只是防身訓練時孫哲平跟老韓對上了,你也知道他們倆都是不懂放水的硬脾氣,過的那幾招光看都覺得疼──噗,你沒看見張佳樂來接人時的表情,簡直黑得跟韓文清不相上下。」他一回想起張佳樂看到帶傷的孫哲平,臉黑得幾乎能滴出墨來就覺得好笑,「黃少天這次倒是安分了點,估計是上次回去被文州訓了一頓吧,這陣子不用聽他鬧騰真是要好好感謝文州啊。」
  上次有個案子黃少天的風頭太過,在結案時又有些倉促,被人揪了個小辮子,把他們單位攪得天翻地覆,黃少天一時氣不過就衝去找人理論,結果中了對方的埋伏,躺了兩個禮拜的病床。隔兩天那個找碴的人就被拎進他們單位裡道歉,還給每個人都帶了一份賠禮,用膝蓋想都知道是喻文州做的好事。
  「哈,文州雖然實戰真不太行,但鎮住黃少還是挺有辦法的。」他們兩人的關係不是什麼秘密,就跟他和葉修一樣。

  「誒不過老孫怎麼還在?不是退了好一陣子?」孫哲平因手傷而退役的事在當時可是沸沸揚揚,雖然他本人沒多說什麼,但身為旁觀者的他們都知道他是下了多大的決心。
  「前陣子回來的,雖然身體數值沒能回到以前那樣,但總能用其他地方來彌補。」孫哲平的體能檢測是他批的同意,幾乎只是勉強超出及格標準,他卻沒多說什麼。如果體能不是最佳的武器就用別的強項來補,只要整體表現能夠維持水平,他也不會多做干涉。
  雖然不是最理想的狀態,但既然是孫哲平自己做的決定,身為朋友及隊友,他們也只能尊重跟支持。

 

 

  🌂🍂

 

 

  從超市回家的路上是葉修開的車,雖然蘇沐秋沒覺得累,但站了將近三個小時的手術也是事實,他就沒和葉修爭,把車鑰匙交給對方,順從地坐進副駕駛座。
  兩人在車上隨意聊著,沒話題也不覺得悶,他們相處時本來就是不說話也很自在的類型。
  兩人很快就到家,葉修讓蘇沐秋先拎著食材上樓準備晚餐,自己則是去停車。
東西買的有點多,他好不容易才掏出鑰匙,開鎖時卻發現大門沒上鎖,家裡面還燈光大亮。
  「?」遭小偷的想法馬上被推翻,哪有小偷偷東西不鎖門還把客廳電燈都打開的?正納悶著,闖空門的罪魁禍首倒是出來迎接他了。


  「哥哥,你回來啦!」愉悅的嗓音傳進耳裡,答案揭曉,是他妹妹。
  「沐橙?」一張柔美的臉孔從客廳旁探出頭來。蘇家的基因好,兄妹倆都有一張吸人眼球的長相,隨便往街上一站都能引來大把目光。
  「妳怎麼來了?」蘇沐橙走過來分掉他手中三分之一的東西,兩人一起走到廚房。
  「葉修叫我來的,他說他去接你,要我先過來家裡等著,我們好久沒聚了嘛!」蘇沐橙邊說,邊將袋裡的東西迅速分類,該冰的、要煮的和飯前水果都整理妥當。
  兩人熟練地分工合作,一人洗一人切,他們從小就一起維護他們的家,即使現在沒有住在一起,找回默契也毫不費力。
  「今天沒工作呢?」蘇沐秋問,自從上次蘇沐橙被一個想追求她的人騷擾後,他就隔三差五地旁敲側擊妹妹的工作狀況。

 


  蘇沐橙大學念的是傳播,後來畢了業考上主播,現在在做電競比賽的主持人,偶爾還會接一些廣告代言。最近正好是賽季進入白熱化的階段,按理來說工作量暴增的這個時間點,幾乎是不可能請假的。
  「有呀!不過有人替我代班了,沒事兒!」她俏皮地眨眨眼,好讓她哥哥少擔點心。
  「妳又找了誰?是男的嗎?」上次那個想幫她代班獻殷勤的小夥子簡直不堪其擾,蘇沐橙好不容易擺脫了,難道又來了一隻蒼蠅不成?!
  「放心啦,我請小喬代的班,今天節目的特別來賓正好是他朋友。」她拿起洗淨的西紅柿切塊,打算做西紅柿炒蛋。
  「哦,是小喬啊,有好一陣子沒見了呢,他最近的節目還挺不錯啊。」他還記得那個靦腆的青年,氣質乾淨如水,待人謙遜有禮;之前似乎遇到了一些瓶頸而離開了節目一陣子,但現在看來應該沒事了。
  「嗯啊,上次製作人還當著大家的面誇他呢。」蘇沐橙把備好的料都丟進鍋裡,纖長白淨的手指依序加入調味料,色香味俱全的一道西紅柿炒蛋不一會兒就完成了。


  她舀起一勺雞蛋遞到他嘴邊,「嚐嚐味道?」
  蘇沐秋下意識張嘴,滑嫩的雞蛋帶著鹹香和番茄的水分在口中擴散開來,妹妹的廚藝越來越好了,他咂咂嘴。「好吃。」
  「那是當然。」蘇沐橙得意地笑笑,鍋鏟一翻就把炒好的菜盛進哥哥端來的盤子裡。
  門的方向傳來一陣窸窣聲,蘇沐橙探頭去看,蘇沐秋對妹妹說:「這裡我來就好,妳去幫葉修吧。」
  「嗯,那我想喝冬瓜排骨湯。」蘇美人開口點菜,做哥哥的點頭應好。

 

 

 

 

  

 

, , , , ,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