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如下:

一、 這是一方死亡三十題逆寫,題目基本上是和原出處相同,除了少數會作修改,另外題目順序會依照時間軸進行調整,介意的人請慎入。
二、 因為是逆寫,所以傘哥活得很好,沒有車禍也沒有死亡,總之是顛覆原作的設定。
三、 不是BE,可安心食用。
四、 作者私心,可能會夾帶一些興欣日常,不過基本上還是會注重在小倆口秀恩愛的拉仇恨全紀錄←
五、 人物角色屬於蟲爹。

六、文字內容以最後修改為主,試閱僅供參考,請見諒。

 

一方死亡  

 

 

以上都沒問題就請往下走。

 

 

 

 

   遺物

纖長的手指在鍵盤上飛揚,喀答喀答的聲響越發急促狠戾,螢幕中角色的動作也隨著加快的操作越來越刁鑽難以察覺,透過各種走位及地形掩護穿梭在野圖BOSS的混戰戰場中。

蘇沐秋眼疾手快地連點鼠標,轉眼順走了各種角色倒下時爆出的裝備──當然,掃進包裡的都是高檔次的貨,畢竟他是特意開著小號來這搶BOSS現場拾荒的,總沒可能撿一些破銅爛鐵來增加自己的負重還賣不了幾個錢吧。

「喂,你行不行啊?」耳機外傳來了一句涼涼的問話,蘇沐秋操作角色躲過了一發激光炮。

「行,比你行好麼。」為了表示游刃有餘,他還特地抬起左手對葉修豎了一根中指。

「呵呵,耍耍嘴皮我也會啊,沐秋大大。」直接無視男人的挑釁,葉修這也是開著馬甲帶著興欣的人搶殺BOSS,畫面中的神說要有光和寒煙柔一個錯位閃過了BOSS的無差別攻擊,明明該是緊張專注不容馬虎的混戰現場,葉修卻還能分神在這跟人對噴垃圾話。

「那你就耍吧!」蘇沐秋又讓機械師馬甲俐落閃過某個劍客的迎風一刀斬,而他身後的某個元素法師反而被削掉了最後一層皮,還爆出一件裝備。「嘿!」

【你的裝備,哥就不客氣啦!!】一看是橙字他立即喜上眉梢,還爆手速發了文字泡給那個已經成了屍體的玩家。

『操!』那名玩家爆了粗口,視線已成灰白的他再也做不了任何操作,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個明目張膽拾了他的荒的機械師頭頂嘲諷走位風騷地從他身邊掠過。

 

「七十級橙武,如何?」蘇沐秋扭頭回去衝著葉修自信滿滿地笑。今個兒的運氣太好了,連他都覺得自己人品大爆發。

「呦,蘇大大這麼威武啊,那下次拾荒這種責大任還是交給你啊?」葉修拿下菸頭吐了一口氣,同樣對著他笑──不懷好意的笑。

「哥的技術還用你說?」蘇沐秋高興地收下稱讚,絲毫沒把葉修話裡的嘲諷當一回事。然而話鋒一轉,「但下次拾荒可是輪到你了,阿修。」責任歸屬還是得要算清楚的。

興欣公會目前還是無法和豪門公會分庭抗禮,無論是高端的野圖BOSS戰場還是低端的副本記錄都需要人手積極爭取。幸好他們兩人退役後,泡在網遊的時間裡也多了起來,雖然網遊世界裡的戰爭更為混亂,但憑著過人的技術,虐虐菜還是挺信手拈來的。

但古人有云,一山不容二虎,帶團搶BOSS的時候只需要一人指揮,雖然兩個人的戰力的確能以一擋百,但在魏琛一句「搞什麼你們倆進了網遊還湊一塊兒?去去去,隨便一個拾荒去,替興欣的庫存多撈點裝備!」下,硬生生把兩人拆散,至於誰領隊誰拾荒,後來還是輪流交替決定了。

「哎哎,紅血了紅血了!大家注意!」一聽到拾荒二字,葉修立刻回頭專注在螢幕上,這事兒還是先等這BOSS推了再說。

「我靠葉修你別轉移話題!」蘇沐秋一腳就踹了過去,這時候會覺得兩人座位並排真是太方便了。

 

事後,根據不願具名的興欣隊長表示,是因為自家哥哥覺得靠競技場勝負太不公平了,才選擇用輪流的方式來決定搶BOSS歸屬。

 

 

 

 

  

 

  葬禮

 

蘇沐橙哭了。

 一進門就抽抽噎噎地窩在椅子上不吭聲,嚇壞蘇沐秋和葉修兩個妹控。蘇沐秋問她為什麼哭,小沐橙也只是癟著嘴不說話;葉修摸摸她的頭讓她別哭,她的眼淚卻掉得更兇。

 兩個在網遊裡呼風喚雨所向披靡無所不能的少年一碰上哭個不停的妹子也是毫無辦法。兩人變著法子逗她笑,小女孩卻依舊繃著一張臉。

 「沐橙呀,妳不說哥哥怎麼知道妳在哭什麼呢?」那眼淚掉的他心疼啊!明天要是腫起來怎麼辦?他家妹妹可不能頂著一雙核桃眼見人。「是不是有人欺負妳了?」

 蘇沐橙還是搖搖頭。

 「還是葉修對妳做了什麼?要不我把葉修趕出去妳說好不?」都說哄妹子的人最會胡言亂語,葉修一臉黑線地看著說要把他扔出去的少年,自己怎麼就成了逗蘇沐橙開心的犧牲品呢。

 他還沒替自己抱屈,蘇沐橙就開了口;不管是不是被這提議嚇得回神,總之小姑娘總算是願意開口了。

 「不、不是葉修哥……」軟軟的嗓音裡還有厚重的鼻音,聽得兩人又是一陣不捨,「隔、隔壁的小花貓……死掉了……」她又抽了抽鼻子,一想到每天放學回來都會陪她玩的小花貓,蘇沐橙的眼眶又蓄起了水氣。

 其實那隻貓並不是隔壁人家養的,只是鄰居偶爾會拿剩飯去餵常常窩在他們公寓樓下的小花貓;蘇沐橙有時回家都會和牠玩上一會兒,貓咪難得不怕人,還挺親她,也難怪小女孩會這麼難過。

 「哥哥,你不要、把葉修哥趕、趕出去……嗚……」得,剛才那句話根本是反效果,蘇沐秋一臉尷尬地轉頭,而對他挑高眉的葉修表示自己造的孽自己負責,眼角直抽。

 「好好好,哥哥不會讓葉修離開的,我答應妳!」深呼吸了幾口氣,蘇沐秋決定先讓妹妹停下眼淚,這當務之急必須排除萬難率先達成。

 蘇沐橙的眼淚還是沒有停下來的趨勢,他又放軟了聲音哄道:「哥哥跟葉修會一直陪著妳的,所以不要哭了,好嗎?」

 「真的?」女孩抬起了汪汪淚眼,充滿淚水的大眼睛寫著不安跟無助。年紀還小的她還沒辦法承受失去喜愛事物的心情,只覺得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不見了,再也找不到的恐慌感籠罩著她。

 「真的真的,不信妳問葉修?」接受到蘇沐秋的一眼刀,葉修連忙點頭:「嗯嗯,真的,我會一直跟你們在一起的。」

 經過兩人的再三保證,蘇沐橙才終於擦乾眼淚,只是紅通通的眼角還是讓兩個少年心疼不已。盯著臉還是皺成一團的蘇沐橙,蘇沐秋暗自下了個決定。

 

 

隔了一天,蘇沐秋帶著妹妹跟葉修到了小貓出車禍的地點──他後來問了妹妹,貓是在路上不小心給車撞死的──他們把貓給埋了,還起了個小小的墓。三人在墓前站了好一會兒,蘇沐橙夾在兩人中間,左手右手都被兩旁的人給緊緊牽著,一直到回家路上也不曾放開。

  

 

 

 

  親吻你的照片

 

葉修不喜歡拍照,從蘇家兄妹剛認識他的時候就是這樣了。而當初為了要養活一家三口就已經很困難了,更別提上什麼照相館。

 那時唯一一次照相是在蘇沐橙中學畢業的時候,葉修和蘇沐秋牽著綁著兩條麻花辮的她站在學校門口,這時的蘇沐橙已經看得出將來會是如何出落標緻;照片中的她左手牽著一個看起來散漫不修邊幅的少年,右手則是勾著另一位清爽俊秀的少年,少女細緻的臉蛋掛著燦爛的笑靨,青春洋溢地散發著耀眼的熱度。

 這張照片一直被蘇沐秋好好地保存著,雖然後來進了嘉世、再到現在來了興欣,他們也拍過其他照片──沐橙愛拉著他們拍照做紀念,兩人也都順著她的意──但唯有這張照片一直被他藏在皮夾最底層。

 這件事誰也不知道。

 

他偶爾會把相片拿出來看,當年他們一起靠榮耀賺錢養活妹妹的日子如跑馬燈一樣閃過腦海,一幕幕的回憶相框連成一片牆,記憶之中的他們是那麼的美好,連眼角都會閃爍著光芒。從前那段日子雖然貧困艱苦,他卻沒有怨言,任何辛苦都是有意義的,因為他在那些光陰裡,一直有著最美好的寶物。

 他有時候會想像,如果沒有葉修,那他現在會在哪裡呢?還會玩著榮耀嗎?

 也許他還是會玩著榮耀,喜歡榮耀,甚至一樣會當上職業選手;而且他敢肯定,葉修一定也是。他們或許會在場上相遇,努力朝著同一個目標奮鬥打拼,哪怕在不同的團隊,他們那顆追求冠軍的心也一定不會改變。 

但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像現在這麼快樂,沐橙也不會成為職業選手和他一起並肩作戰,甚至,不會有散人君莫笑的誕生。

 果然還是想跟他在一塊呢,即使同樣在榮耀這個世界裡,他也還是希望站在他身邊的那個人是他,與他同甘共苦,無論最後是成功或失敗,都會與他一同哭笑。

 

  如果問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誰,那或許並不一定是葉修,因為妹妹也占據了他心中很大一塊位置;但如果是不可或缺的人,那答案一定會是葉修。

 橙子是他的心頭肉,他捨不得這個妹妹受苦受難;而葉修就像他的血液,賦予了他的心跳,他無法說明誰更重要,少了誰他的生命都不會完整。

 也可以說,親妹妹是支撐他活下去的力量,而葉修卻是給了他生命的意義。

 

 

 

牆上的時鐘響了整點的報時,他偏頭瞥了一眼,五點了,葉修應該快從上林苑那回來了。

 把合照收進皮夾前,他輕輕地將唇貼上照片中的某個位置,一如往常地,溫柔而又虔誠。

 

 

你是我一直以來的榮耀,葉修。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