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的賀文,我忘了放上來←

  *有沒有情人節當天跟牙醫共度的八卦!虐!

  

  

  

  

  擦得光亮的自動門在他靠近後無聲滑開,像是說著歡迎光臨般,但他只覺得這是通往地獄的大門。吞吐了幾次呼吸,高大的男人彷彿赴死般踏入門後,被他牽在身旁的清麗男子沒看漏他垂在褲子旁攢緊的拳頭,無聲地彎起嘴角。

  

  

  「您好。」兩人走到掛號處,櫃檯小姐端起職業的微笑:「請問是哪一位要掛號呢?」

  「是我……」用空著的手搔了搔臉頰,青峰大輝一臉彆扭不耐地回答。說實話他一點也不想踏進這種鬼地方,尤其還在這種應該要和情人甜蜜過一整天的情人節,光想他就一肚子火。

  「好的,那請您到等候區稍坐片刻。」櫃檯小姐指向不遠處的沙發區,親切地告知。

  

  

  「青峰君很緊張嗎?」窩進柔軟舒適的沙發,始終沒開口的男子勾起微笑看著雙手緊握的戀人。

  「廢話,哪可能不緊張!」事實上他從昨天就沒怎麼睡好,畢竟像這樣要麻醉拔牙還是第一回,小時候拿根棉線綁一下扯一扯牙齒就掉下來了,哪還要像這樣大費周章坐在診療椅上像塊豬肉任人宰割。

  「青峰君沒拔過牙?」替兩人各倒了一杯水,黑子想著牙醫診所什麼時候待遇這麼好了。

  「沒遇過這麼麻煩的。」青峰翻翻白眼。他上次複診的時候還被鄭重其事地叮嚀了幾句,嚇得他今天根本就沒打算要來的,還是黑子好說歹說他才肯勉強預約了時間。

  「雖然麻煩也是為了你好,萬一以後蛀牙的話就會更麻煩了。」溫熱的茶水暖了手心,黑子輕啜一口,抬眼後果然看到仍一臉糾結的青峰。

  「我知道啦,可是也沒必要挑今天吧?」今天是情人節欸!雖然他也知道自己沒有什麼浪漫細胞,但是總會想跟戀人約會而不是在這裡當待宰羔羊。

  他不安地扒扒頭髮,抓亂了原本俐落的靛色。雖然黑子已經替他做過許多心理建設,但是真的踏進診所後那些叮嚀就全被他拋在腦後。

  「因為醫生只有今天有空,別生氣了。」這不是他們能控制的,黑子捏了捏兩人相握的手。

  

  「失禮了,」一道聲音突然介入,穿著淺綠色制服的牙醫助理走了過來,輕聲提醒:「青峰先生,請跟我往這邊走。」

  青峰手一抖,些許水滴灑了出來。「啊、噢。」他站了起來。

  黑子朝他綻開笑,像個母親溫柔地拍著青峰的手背:「青峰君請加油,我會在這裡等你的。」

  「哦!」揉上柔軟的天空藍髮絲,青峰露齒笑了。

  黑子的話就像是定心丸一般,平撫了他騷動不定的內心。

  

  

  ╳ ×

  

  

  三十分鐘後,青峰大輝頂著半邊腫起來的黑臉走回黑子身邊。黑子難得沒笑,只是靜靜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辛苦了,青峰君。」其實他想說的是你很棒,但估計會被怨恨所以還是作罷了。

  「很痛嗎?」看戀人整張臉都皺在一起,黑子有些擔心地問。

  「唔……」勉強點點頭,皺眉後又搖了搖頭。

  「噗,完全不知道你想表達什麼。」難掩笑意。青峰君果然還是像個小孩一樣,但自己就是喜歡他這份率直。

  礙於傷口隱隱作痛,醫生又交代不能隨便開口說話,青峰一整個有苦難言。

  「不用勉強自己,我們拿完藥後就快點回家吧。」多少也經歷過拔牙痛的黑子體貼地給他留點面子,領著青峰走向櫃台。

  

  

  「棉花要持續咬著,為了止血所以至少要維持一個鐘頭以上哦。」一邊將消炎藥和止痛藥包進藥袋,櫃檯小姐一邊叮囑著。

  「謝謝妳。」黑子替青峰接下藥包。

  「回去請記得冰敷唷,請保重。」

  「嗚嗚嗯嗯……」這是依舊無法說話的青峰。

  「好好好,青峰君我們回家了。」牽著高他二十四公分的男人走出診所,不免引來一些側目。雖然黑子一直都不太喜歡在外面表現得太明顯,但今天就稍微對他好一點吧?

  畢竟給乖小孩一點獎勵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吧?

  

  

  ╳ ×

  

  

  一回到兩人租的房子,黑子馬上就拿了一袋冰枕出來。接收到青峰疑問的眼神,他解釋:「不冰敷的話,青峰君的臉會腫得像過年吃的烤麻糬。」還是烤焦的那種。

  「唔!!哼哼唔唔唔哦!」

  「聽不懂。而且就算天氣很冷也要冰敷,否則之後會更難過的。」就算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也大概猜得出來他的意思,黑子仍自顧自地從房裡拿出毛巾裹住冰枕。

  「十分鐘後要記得拿下來,休息十分鐘後還要再繼續,懂了嗎?」或許是職業病發作,黑子有時候會不自覺得用教導孩子的方式對青峰說話。雖然大部分還是都很受用就是了。

  「唔嗯……」勉為其難地點頭,青峰接過天藍色毛巾包住的冰枕。可惡哲幹嘛每次都用這種語氣,可是最氣的還是自己每次都吃這套!

  他想要吃燒肉火鍋壽喜燒啊啊啊氣死人了!!這種時候肚子餓得特別快!!

  他才正想把冰枕拿近臉頰,突然被黑子制止了。

  「等一下。」纖細的手稍微將冰枕移離了臉龐,黑子將唇貼上他紅腫的側臉。

  「這是能快速復元的魔法,等青峰君好了我們再去吃飯慶祝吧。」

  

  

  

  

  

                     The End.

  

  

  

 

希望有人覺得他們很閃……拜託覺得他們很閃嘛。

我最不擅長寫這種了。

 

\情人節快樂/

(過了又怎──樣──咬──我──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