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真琴其實視力不好,但大多時候他都是戴著隱形眼鏡,才會給人一種沒有近視的錯覺。

帶著眼鏡不太方便,尤其是現在又到了游泳的季節。

只有像現在這樣才會戴上眼鏡。

 

咬著清冰按著遊戲搖桿,一邊專注比賽的同時還得小心別讓懷裡的妹妹蘭被吵醒。

真琴對於自己是「哥哥」一直很有自覺,也將這個角色扮演得很好。

 

「啊……」遊戲結束,身旁的遙發出了惋惜的氣音。是真琴贏了。

「我又贏了呢,小遙。」看著有點賭氣的青梅竹馬,真琴失笑。「那要遵守約定哦,來溫習吧?」

明天是周末,真琴的父母去參加朋友婚禮不在家,剛好考試周將近,真琴才約七瀨遙來家裡過夜順便一起溫書。

因為小遙自己住的話絕對不會念書的嘛。真琴笑著這麼說。

 

「……不要。」小小的吐出拒絕,七瀨遙撇過頭耍賴。

「剛剛不是約好了嗎?要是我又贏了就要乖乖複習的。」抱著妹妹湊近對方的臉,真琴輕聲哄著。

「……再一局。」眨著明亮剔透的眼睛,裡頭的光芒似乎能將人吸進去。戴眼鏡的少年無奈搔搔頭髮,遙在這個時候最難纏了。啊,除了游泳之外。

「不、行,你剛剛也是這麼說的。」這已經是今天第三次了。真琴起身把妹妹抱到床上,「蓮也給我吧。」接著伸手向他討人。

 

安置好弟妹後,真琴正要從書包中拿出教科書,卻被一旁悶不吭聲的人突襲。「好了,那要先從……哇啊,遙!」

摸摸空蕩的臉上,眼前一片模糊的視線告訴他對方是來真的。「遙!」咬著下唇,被奪走眼鏡的少年仍舊壓低聲音喊著,不能吵醒蓮跟蘭。

沒有眼鏡就會失去安全感,和在水中一樣會令他失控。

 

「再玩一次就還你。」把眼鏡藏到身後,遙提出交換條件,大型犬開始頭疼了。

「真是的……別怪我囉小遙。」雖然又撒嬌又耍賴的小遙很可愛,但是果然不能太寵他啊,必要的時候還是該用決絕一點的方法。

往前傾過身,橘真琴趁著七瀨遙還沒反應過來將人拉進懷裡。「小遙這樣不行喔……」細微的吐息灑在耳旁,惹得懷中的人輕輕一顫。他大概沒發現自己有當牛郎的本錢吧。

「放開、我唔……」唇被吻上,覆蓋過來的氣息只停留了兩秒就離去,短暫的彷彿只是錯覺。

「對、對不起!」有點慌張地道著歉,遙突然覺得這個認識多年的友人有點惡質,他絕對是故意的。

「謝謝囉,小遙。」舉起奪回成功的眼鏡,橘真琴笑得異常燦爛。

七瀨遙想著,以後絕對不會再來他家過夜了。

 

 

 

 

嘛,之後再補齊吧?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