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大家都在備份鮮,我也來一下(ㄍ

  *一想到隨身碟就痛(無關)

  *之前一直在看布丁控大大的文章,所以就(ry

 


  
  
  他看著那頭順直艷紅的長髮發愣,看起來熾熱但四周的空氣卻像凝結一樣散著寒氣;冷峻的臉孔如同記憶中淡漠無情,等他回過神來就已經抓上了那意外滑順的長髮。
  「咿──!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褚冥漾嚇得縮回手,差點連心啊肺啊什麼的都跳出來。但髮絲從指縫溜走的觸感卻一直殘留在掌心,褚冥樣忍不住攢緊了雙手。
  「……」冷艷的男子沒說什麼,只是稍微彎下身,拉近兩人的距離。
  「你──」倒退兩步,對方很高,在他面前他比平常更像個孩子,無助。他能看到對方眼裡的倒影、他眼中的自己,顯得驚慌失措,臉上還有可疑的紅暈,他知道那代表著什麼,卻不敢深入思考。
  「褚冥漾。」低沉、帶著蠱惑的嗓音,褚冥漾覺得自己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動彈不得。「褚、冥、漾。」
  一聲一聲,每個字就像一個樁,狠狠釘入心窩,再也拔不出來。又痛又麻,卻讓人上癮。
  
  「萊斯利亞……」不自覺逸出口的名稱,每個音節都染上濃濃的情,化不開的愁,和數不盡的眷。
  「跟我走。」不是疑問句,也不是邀請,是命令。
  「我……」他想答應,但是這裡還有親人朋友,他姊姊、表哥、學長、千冬歲、喵喵、萊恩、五色雞、夏碎……有好多好多的人都會為他擔心。
  他不能就這樣辜負他們的心意。
  
  「跟我走。」再次開口,萊斯利亞知道對方不會拒絕。
  因為是自己。
  
  這次妖師沒有回答,只是往前踏了一步,伸手抓住那抹燦紅帶黑的身影。
  
  
  
  
  
    

 

 

 

 

 

啊對,就是騙更新ㄉ(幹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