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河道跟風。

*原圖:http://images.plurk.com/1cQhnoCosO58dN1pYuXb8S.jpg

*By玉米♥ 題目是藍色的棉被裡互相搓熱手腳

 

 

 

 

 

  黑館內,傍晚時分,打算去向隔壁鄰居借浴室洗澡的小妖師捧著盥洗用具打開寢室房門。一股冷風直接撲上他的臉,差點沒結冰。

 

  聽說最近有一波強烈冷氣團要來,明明是熱帶氣候的小島如今卻深陷氣溫只有十度上下的天氣,而那扇董事不曉得是哪根筋又跳掉了,說現在的學生太養尊處優中看不中用,決定要好好磨練他們,所以就把學校內的恆溫裝置給關了,搞得現在學院裡不該下雪的地方出現暴風雪,而宿舍裡面也冷得跟冰箱一樣。這還讓不讓人活啊!!

 

  正好學校在放聖誕假期,褚冥漾決定這幾整天要窩在被窩裡除了吃飯上廁所絕不出來,或是待在電腦前把自己用棉被裹地密不透風,把還沒破關完成的電腦遊戲給一路玩到底。

 

  ……但他似乎想得太美了。

 

  「啊!!!!!!!!!」的殺人叫聲從手機那裏大肆作響起來,他差點沒嚇得把手中的盥洗用品全給扔到地上,安撫自己受驚的小心靈後接起那通他後悔也來不及的電話。

 

 

  「喂?」這種時間有誰會打給他?

 

  「老媽有令,今天晚上回來吃飯,如果你沒在一個小時後到家,寒假就等著睡外面吧。」一氣呵成丟下一連串的威脅,那頭的人完全沒等他反應過來,逕自切掉了通話。

 

  他瞪著手上的電話,一臉驚嚇。

 

  ……啥??!!什麼叫老媽有令?還有睡外面又是怎麼回事?!!老姐為什麼不說清楚啊啊啊啊────!!!

 

  他悲憤地想為自己討個人權,但既然是自家老姐打來催人回家,那他還是放棄那些無謂的掙扎乖乖收拾行李比較符合現實。

  那他還是不要洗澡了,回家再洗應該沒關係吧?現在重要的是快點回到家,否則家裡的大魔女……呃不是,是親愛的姐姐會剝了他兩層皮,在這種天氣下可不是好玩的。

  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突然要他回家啊?這種天氣說不定他一踏出學校大門就會被雪掩埋……啊呸呸呸,他幹嘛詛咒自己!

 

  抱著有點悲傷的心情,小妖師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

 

  傳送陣的光芒消去,他從家旁邊的小巷子踏了出來。

  他應該要感謝扇董事嗎?在學校已經被冷凍了好幾天,所以現在才不至於站在街上抖到一個不行。這種天氣不科學啊啊啊啊────

 

  「哈啾!」非常豪邁地打了一個噴嚏,他想這應該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把羽絨外套的帽子蓋上腦袋,他決定要快點衝回家以免除成為冰棒的危機。

 

  他拐彎出小巷子,眼看可愛的家門就在眼前了,他抽出鑰匙,要轉開喇叭鎖的那一剎那────

 

  門自動打開了。

 

 

  沒來得及煞住腳,褚冥漾直接狠力撞上打開門的那個身影。

 

  「痛!」他揉了揉差點斷掉的鼻子,完全忘記他還黏在那人身上。

 

  「你還敢說痛。」跟外面的溫度有得比的聲音從頭上砸下來,但是那個人現在不應該會在這裡才對。他猛然抬頭,黑色的眼睛瞪著他看。

 

  「學、學長?!!」天啊今天不是愚人節吧現在還是十二月啊啊啊啊!!!

 

  「閉腦!你看到鬼是不是!」

 

  呃其實學長你在某方面比鬼還像鬼啊……

 

  「褚!」他好像聽到有什麼斷掉了。

 

  「哇啊啊啊對不起我錯了!!!」抱著劇痛的頭,他差點沒死在自家門前。

 

 

  「你們在吵什麼,快點進來把門關了,很冷。」踩著拖鞋踱過來的冥玥救了他一命,臉上完完全全寫著不耐兩個字。

 

  「沒、沒有。」褚冥漾連忙把自家學長推進門,順道關了門。「我回來了!」

 

  「晚餐準備好了,你要先吃還是先洗澡?」領著兩個人前往廚房,褚冥玥微微轉過臉問自家小弟。

 

  「我要先吃飯!」他本來就是被叫回家吃飯的,而且既然要吃飯當然要跟家人同桌才溫暖。「睡覺前再洗澡就好了。」反正他一整天都待在房裡,冬天也

比較不容易流汗,所以身上並沒有很髒。

 

  「嗯,那先帶你學長去洗手。」早就料到他會這麼說,褚冥玥只是搧搧手將人打發後便走進廚房。

 

 

  「為什麼學長會出現在我家啊?」趁著只有兩人獨處的時候,他一邊拉著學長一邊問著。

  打開水龍頭還得先做好心理準備才能碰水。嗚,冬天洗手真是一件苦差事,手一碰到冰水就整個人都不好了。

  「巡司打來說褚媽媽約我吃飯,所以我就來了,不行嗎?」看到學長挑眉,褚冥漾一秒表示沒有意見。

 

  「可是你的任務?……」他家戀人前兩天才跟夏碎學長兩人接了任務要去維護那個什麼古蹟之類的,他都做好一個禮拜見不到人的打算說。

 

  「那個有人接手了。」看著褚冥漾很乖地搓起泡泡,他真的覺得這個人有時候比小孩子還可愛。「公會弄錯了,所以就臨時換人。」其實是巡司從中插手,根本就沒有弄錯人這回事。

 

  「弄錯人?」他沒聽錯吧?他怎麼不知道公會也會犯這種錯?還是其實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學長沒告訴他……?

 

  「問那麼多,反正有人解決就好。」伸手掐了一下學弟的臉,本來就偏涼的手因為碰了冰水變得跟冰塊似的,褚冥漾很給面子地尖叫了一下。「好冰冰冰冰冰!!!!」

 

  「快點走吧,我餓了。」好心情地笑了下,他還是覺得偶爾欺負一下學弟很有趣。

 

 

×

 

 

  吃飽飯後褚冥漾就被趕去洗澡了。

  『今天不准熬夜,寒流來了早點睡覺,你要是感冒了就給我小心點!』這是白鈴慈在他上樓前對他丟下的命令,她老早就知道這小兒子回家絕對會玩電動玩通宵。

 

  『好啦!』嗚,他才想著回房之後要把沒帶去學校的遊戲給玩完的說。

 

  『褚媽媽放心,我會盯著他。』冰炎伸手撥著細軟的黑髮,觸感總是令他愛不釋手。

 

  『有冰炎在我就放心了,謝謝你啊。』看著兩人過於親密的動作白鈴慈也沒多說什麼,兩人交往早就是已經不是秘密了。

 

  為了跟阻止冰炎跟他一起進浴室,褚冥漾比平常多花了十分鐘洗澡。

 

 

  喀答一聲打開房門,褚冥漾邊擦著頭髮邊踏進房,望向坐在椅子上看書的戀人:「學長,我洗好了,你呢?」

 

  趁著翻書的空檔抬頭看了他一眼,冰炎搖搖頭:「我來之前已經洗過了。」他今天早上就回到黑館了,梳洗之後還補了眠才回原世界的。

 

  「哦哦,那學長你慢慢看書,我開個電腦……」玩一下下應該沒關係吧?

 

  「誰說我要繼續看?」哼了一聲,冰炎闔上書。「睡覺。」彈指關上了電燈,房間頓時陷入一片漆黑。

 

  「咦?!」可他還不想睡啊!

 

  又一個輕響,他感到頭髮在瞬間全乾了,還暖烘烘的。

 

  因為學長來就不能通宵打電動了……老媽一定是因為這樣才會教學長也一起回來的啦!褚冥漾內心呈現一秒落淚。

 

  「上來。」窸窣的聲音傳進耳裡,應該是學長翻上床了吧。

 

  「好啦。」他連忙摸索著走到床旁邊,少年鑽進被窩。「好冷喔!」冰冷的被子也是殺人兇器之一。

 

  「這樣就不會冷了吧?」棉被逐漸暖和了起來,冰炎催動了體內的火的力量。褚冥漾閉上眼睛。

 

  突然間,有種溫溫熱熱的觸感靠了上來,熟悉的體溫從腳趾傳遞過來。

 

  「……學長你好像在撒嬌喔。」他低聲地笑了,小腿主動纏上對方的腳。

 

  「囉嗦。」不輕不重的吻落了下來,在額角印下溫暖。

 

  雖然不能打電動,但是和喜歡的人一起窩在棉被裡取暖也是種幸福。



 

                          完。

 

 

後記(?

 

啊哈哈中間省略了很多玉米別介意(乾)

假裝現在還是十二月嘛。

對ㄅ起我不是故意ㄉ(淚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