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BE、BE。

*純抒發,無劇情可言。
 純抒發,無劇情可言。
 純抒發,無劇情可言。 

 

 

 

 


  他們就這樣錯過了一生。
 
  青峰大輝以為黑子哲也會選擇他,而不是一個空有長相卻沒什麼腦袋的模特兒。即使他根本就不覺得黃瀨涼太有哪一點比得上他。籃球也比不過他;身高也是他贏;那傢伙不過就是白了點嗎,那有什麼,像個娘兒們似的。
  啊!不過哲是例外,就算外表清秀,但骨子裡卻倔得不得了,比他還要有男子氣概。 

 

  可他始終不明白為什麼黑子卻會選擇牽那個人的手。
  因為初中那件事嗎?他曾問過黑子。
  『不是的。』髮絲輕搔過他的臉頰,明顯有鼻音的嗓音從耳旁傳來。被他摟在懷裡的人搖了搖頭。
  他還想多說些什麼,對方卻輕輕推開了他。黑子從來沒有拒絕過他的懷抱。
  『哲!……』他連忙扯住黑子的手,依舊注意力道不會弄痛他。 

  『我很愛青峰君,』淡藍的眼底掀起漣漪,『但是我不能跟你在一起。』
  他很笨,卻能看懂那些黑子沒辦法說出口的情緒,他第一次痛恨自己這麼了解這個人;連不想放手都做不到。
  因為離開太痛了,所以才選擇了分離時痛楚會比較少的那一邊。
  他萬萬沒想到,他的哲會逃避他們之間的感情。 

 

  『哈……』他鬆了手。『……既然你都這麼說了,可別不幸福啊。』
  『好的。也祝你幸福,青峰君。』黑子哲也深深地一鞠躬。
  青峰大輝一眼也沒多瞧,轉身就走。
 
  他們誰也沒有笑。 

 

 

 

 

讓青黑代勞了。

只是個抒發心情的短打而已,不用太認真。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