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長篇

*會拖很久

*自我滿足的產物而已

 

 

 

 

春與冬交接之際,寒梅紛飛卻落花無盡,百花含苞待放而嬌媚含蓄;白色的世界似乎染不上一粒塵埃,恍如隔世般阻絕了世界的聯繫卻又維持著百態的種種。細綿如絮的雪花不斷飄落,輕的柔的白雪從天而降,在冷冽清淨的空中飄盪盤旋,如詩如畫的場景在心底劃下的卻是淒美蒼涼的一筆。

偌大的古式木造房屋屹立在潔白的積雪上,古色古香的方形大柱雕著素雅的圖騰,有著保護跟避邪的作用;精緻的窗櫺糊上了一層禦寒的壁紙,走廊則是平鋪著陳年古樸的花梨木,散發著能平撫情緒的淡淡香氣。

 

有個人影踏著急促卻悄然無聲的腳步奔走在長廊間,動作迅速地向某間廂房走去。乍暖還寒,吸入胸腔的空氣都還是帶著濕冷的涼意,緩緩滲入肌膚的氣息讓人忍不住打了哆嗦;身披大紅色衣褂的少年不禁拉攏了衣襟,想要阻擋冷風吹涼了手上剛煎好的溫熱藥膳。

彎過了幾個長廊,紅袍少年倏地止住腳步,停在一扇明顯與大宅不搭的黑色門扉前。濃稠墨黑的梧桐門框給人一種喘不過氣的壓迫感,仔細一看還可發現上頭混雜著手寫的封印咒文,不同於精靈精巧的字體,而是像小孩塗鴉般的鬼畫符。

 

少年迅速地掃了一眼難以辨別的字跡,心中一沉;轉手就拿出了某個像是鈴鐺的白色小物,隨著一聲冷哼搖響了那器物,清脆悅耳的叮叮聲瞬間響徹四周。

以鈴聲為始,門框上的黑色印記彷彿有生命般迅速地褪去。看著那些詛咒與惡意近乎逃跑的舉動,少年只覺得可笑。

念頭一轉,他收起嘴角嘲諷的笑容,黑框眼鏡下的深紫眸子盈滿了思緒,痛的苦的悲的傷的,各種不堪的回憶滲入心底。嘖了聲,他用力甩了甩頭,回想起那些差點又令他眼角失守。

大概是受到稍早那些事影響,才變得有點敏感吧。拋開那些煩躁的過去,眼下他該做的不是緬懷而是幫助那個飽受折磨的朋友。

 

「漾漾,是我。」過了數十年還是如同當年他們相識的嗓音。「我進去了喔。」一如往常,裡頭的人什麼回應都沒有。

小心翼翼地揭開紙門,他一眼就看見還蜷在床舖上的友人。黑髮散亂糾結,像是許多年沒整理的雜草,身上到處都是指甲的抓痕,手腳則是被巨大厚重的鐵鏈鉗錮住、還有多處乾涸的血痕。

紫髮少年皺了下眉頭,正想向前查看時,床上的黑影突然翻起,鐵鍊被扯得錚鏦作響,那人挾帶著露骨的殺意朝他襲捲而來。少年不閃不避甩出水符,瞬間化出一道清澈的水牆擋下那咄咄逼人的攻勢。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