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前面更沒有後續

*看電視的時候想到的,順便練個手感~

*設定大概是年輕有為的高階主管╳餐廳裡的侍酒師,順帶說說兩人不是第一次見面

 

 

 

 

 

 

「先生,這是1985年的Charles Heidisieck乾紅香檳,口感十分細膩,希望您會喜歡。」啵的一聲拔開軟木塞,侍者勾起敬業的笑容向獨自用餐的男人介紹著餐前酒。

「嗯。」輕輕晃動酒瓶,漂亮的深紅色液體盪著優美的香氣。他湊到唇邊,淺嘗了一口。

幾乎是立刻,穿西裝的男人將高腳杯推得老遠。「這個不行,再換一瓶。」

「真是不好意思,請您稍等。」真挑。他在心裡默默地替男人註上一筆。他仍舊掛著微笑鞠躬離開。

「讓您久等了,為您換上Henri Billiot的紅香檳。」舉起另一支包裝精美的酒瓶,青年端起優雅的笑。

「不行。」斷然拒絕。他的眉毛抽動了一下。

「打擾了,這是……」

「下一瓶。」連頭也沒抬。

…………

 

「……先生,您這樣我會很困擾。您已經換了十支酒,這會讓我們後續處理很麻煩的。」

在進出酒窖次數高到引起經理的關切,他恨不得要掐死這個人!馬的出酒錢的不是你啊!給老子客氣點!打槍我就算了還擺出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樣!!

一般試酒都是由客人買單,只是他們這家店比較特別,用受過專業訓練的侍酒師作為特色,並自豪能帶給顧客最頂級的酒品搭配因而聲名大噪。因為對旗下的人才有絕對的自信,所有的試酒全都不收費,如此大手筆的宣傳手法,因此在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

 

「是麼?但你推薦的酒的確都不怎麼好喝。」不怎麼在意服務生已經帶點怒氣的態度,男人抽了紙巾擦著嘴。

「……那真是抱歉,是我的品味比不上您。請讓我請其他的資深前輩來替您服務。」笑肉不笑,他真的差點沒失手把酒倒在他頭上。

「哦?你該不會是為了要賠錢而在不高興吧?」男人咧著嘴笑,「怎麼,很多錢嗎?」

天知道他剛剛開的那十支酒總計要六位數啊,那不知道是他幾個月的薪水……一想起來就心超痛!早知道剛剛不要逞強,請其他人來幫忙了!他恨啊!

「不必您擔心,我會想辦法的!」有點咬牙切齒,他真的覺得這個人很惡質。

氣得轉身離去的他,並未查覺到男人饒富興味的笑。

 

「這是本店招待,很抱歉剛剛讓您等候了那麼久。」微笑遞上裝飾簡單的巧克力熔岩蛋糕,肚子裡卻滿是怨言。

為什麼要他來送餐啊?難道這就是菜鳥被霸凌嗎嗚嗚!

真是怪了,這人長得明明那麼俊,要是平常學姐們絕對會搶破頭的,今天怎麼就沒人想自告奮勇要當蒼蠅啊!還要被氣得要死的他來自討苦吃!

「不會。」男人帶著了然的笑看他,他頓時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剛剛真是不好意思,我會不想喝你挑的酒跟酒本身無關。」話中有話,但他相信這個笨小子絕對聽不出來。

「……您別這麼說,是我還得多多學習。」你妹!跟酒沒關跟什麼有關啊?!胡說八道還臉不紅氣不喘!

「先失陪了。」迅速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才是明智的選擇,他今晚的身心靈已經受到了無比的煎熬……

「還說沒關係呢,那些酒錢你應該付不出來吧?」青年的腳步明顯一頓,他好心情地笑了笑。

他翻了個白眼,「既然如此,你要負責嗎?!」

……

話一出口他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那一秒他真想拔掉自己的舌頭!哇啊啊啊啊啊他他他剛剛說了什麼啊啊啊啊啊────!!!

 

看著那個孩子臉色一下青一下白,他差點笑了出來。怎麼辦,好可愛呀。

他伸手扯過年輕服務生的手腕,一手扣上他的後腦,毫不猶豫地吻上那看來柔軟實際上更讓人動心的雙唇。

看著吃得饜足的客人舔著嘴角,他突然覺得這個男人性感得要死。他絕對是故意的。

青年紅透的臉色映入他的視線,他忽然有了將這個人納進懷裡的衝動。

太可愛了。

 

「我負責就是了。」

 

 

 

 

香檳的知識來自家裡的書,我原本想寫葡萄酒的,可是找不到那本(。

總之看看就好那些不是重點XD請把它當作高級的酒就好了(也太隨便

好想寫出可愛的感覺噢(亂滾)嗚好像有點失敗TAT

 

感謝鍵閱囉!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