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男友力三十題之一 吧

*好像跟想像中有點不一樣餒(搔臉

 

 

 

 

夏末秋初,早晚的溫度已經漸漸變低,有時已經是需要穿上長袖的日子;對於喜歡游泳的七瀨遙,抓緊最後能夠待在游泳池裡的時間比什麼都重要。

「……遙……小遙?……」模糊的聲音藉著水傳進耳裡,是非常熟悉的聲音,但是游在興頭上的七瀨遙卻仍兀自在水中穿梭前進。因為他知道那個聲音的主人不會介意。

來回又游了幾趟,夕陽的光透進水裡,就像橘子汽水一樣閃著黃橙色的光芒,偏冷的水包覆著自己,穿過指縫跟臉頰的水流非常舒服,雖然他還想繼續多泡在水裡,但是太陽已經下山了,他也游了近乎一個下午,確實有些疲累。

嘩啦一聲把頭探出水面,順手摘下濕淋淋的泳帽蛙鏡,並習慣性地甩了甩頭。

「遙!」剛才聽過的聲音又出現了,這次帶了一點焦急。他順著聲音看去,映入眼的是一雙翡翠般的綠色眼睛。

高大的少年站在池邊,雖然剛剛是一起游的泳,但現在的橘真琴已經換上了校服。

「太陽已經要下山了,回家吧?」伸出的左手跟他的人一樣,寬大溫暖。遙把手搭了上去。「嗯。」

「剛剛叫你怎麼沒上來呢?最近的溫差比較大,游太久很容易感冒……」輕鬆的將好友拉了上來,真琴一邊念著,但卻沒有不高興的樣子。

「不會感冒。」接過真琴遞來的毛巾,遙擦拭掉身上的水珠。而且秋天到了就不太能游了。他們現在的實績還不夠申請到足夠的經費讓他們到室內游泳池。

遙微微地垂下眼。

 

「雖然快要秋天了也不能這樣啊。」真琴一語點破他的心思,遙撇過頭。還不忘把毛巾塞回給他。

轉過身,背脊突然竄上一股涼意。「哈嚏!」啊啊,果然還是有點涼……

「遙!沒事吧?!」被落在後頭的橘真琴趕了上來,連忙脫下自己的外套披上那未著上衣的身軀。「快去換衣服吧。」順其自然地牽起對方的手邁向更衣室。

被動地拉著走,冷風從敞開的前襟吹涼了胸膛,他忍不住拉緊了西式外套。透過軟質布料傳來微溫,是真琴身上的溫度。他下意識地蹭了袖口,鼻尖略過淡淡的香氣,清爽的柑橘香、是真琴家洗衣精的味道。

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七瀨遙瞬間放下湊到頰邊的袖子;突然有些慶幸,對方走在前方所以看不到他的動作跟表情。

 

「小遙?」感到身後的人僵直了一瞬間,他轉過頭,狐疑地眨眨眼。夕陽的光斜照在遙的半邊側臉,染成橘色的身影緊緊抓著他的外套,前襟已經有被抓皺的痕跡。

「怎麼了,臉很紅呢?」空出的手撫上他的臉,真琴望進那雙湛藍清澈的眼眸。

「……那是夕陽。」閃過那個人的視線,這次反倒是他拉著對方走了。

為什麼會覺得他臉紅呢?明明夕陽的光是那麼強烈。他不懂為何真琴每次都能看透他的想法。即使身為青梅竹馬也太過了解他了。

「是嗎。」身後傳來真琴的回答。但是他們彼此都心知肚明,這只是遙拙劣的謊言而已。但真琴沒有點破。

七瀨遙似乎在那個人看不見的角度勾起一抹笑靨。

身上的黑色制服外套似乎吸了夕陽的熱度,變得更溫暖了一點。

 

 

 

 

 

 

好羨慕遙。

 

謝謝大家的點文,最近真的手感好糟

 

不要提醒我還有賀文、跟新刊……

 

 

打個廣告耶(艸

扣押幸福通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