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原本好像是去年的七夕賀文(被爆打

*非性轉,不是漾漾有女人病

*紫袍漾漾有,沒什麼關聯只是私心而已~

*爆字不是我的錯---

 

 

 

 

 

雖然七夕是原世界的節日,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今天的守世界也充滿了你儂我儂的閃亮光輝。雖然褚冥漾本身也算是閃光一員,但是他家學長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在前幾天出了一個短期任務而導致今天不能與他一起度過。基於自己缺少情人相伴,更不想看到這些有可能閃瞎人的光線,褚冥漾決定回原世界窩在房間打一整天的電動與吃一整天的零食,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想回家看看他那可能因為許久沒回家而想擰斷他耳朵的母親。

嗯,既然是情人節就買點什麼送給媽媽好了,這樣媽媽也會很高興吧;畢竟打工接任務賺的錢在原世界還算是一筆可觀的金額,買個禮物孝順一下應該還不成問題。緩步踏出黑館,褚冥漾暗暗在心裡盤算著,思及此,清麗的臉上勾起了一抹淡笑。

嘴上好心情地哼著不成調的曲,順手拋下移動符。自從他考上袍級後就很少用走路的方式了,反正符咒是他自己畫的,也不用再麻煩學長,他當然用的順理成章,畢竟他可不想要被那雙紅眼瞪著說都已經考上紫袍了還要他幫忙然後惹到人一個不爽就會被踹。

 

 符咒的光芒消失後,熟悉的小巷子映入眼中。這條巷子離他家不遠,因為不能大喇喇的直接現身在大馬路上,所以符咒的傳送點總是設在這裡。

褚冥漾伸了伸懶腰,「啊啊要買什麼呢……巧克力?玫瑰花?……啊,順便也買給冥玥好了……」差點忽略掉兇惡程度跟黑袍不相上下甚至更多的自家親姊,雖說是情人節但是應該沒規定男生不能送東西給女孩子吧?更何況無論是在工作上或是親情上他都受了姊姊很多照顧。

他打算到街上走走,放鬆心情之於再順道挑個禮物。

 漫步在街道上,今天不愧是七夕情人節,街上的情侶比平常更多也更刺眼,店家也都紛紛強打情人節商品;不外乎是買一送一或是第二件半價之類的促銷活動。雖然他不是很樂意被閃但是為了母親大人跟姐姐的禮物,少年還是往市中心走去。

 

 

× ╳

 

 

嗯……要去哪裡買呢?平常去的蛋糕店?可是既然是一年一度的七夕,是不是買一點比較特別的比較好?……啊、早知道就先在守世界買那家超有名的紫袍限定蛋糕了……還是買實用一點的東西?可是女孩子的用品他也不清楚啊,如果當初有記得問問喵喵的意見說不定還能準備一些很特別的禮物,這樣他現在也不需要這麼煩惱,但現在打電話過去約人好像也不太對,打擾到她就不好了吧?

真是的,他怎麼沒有早點想到啦,現在還得落得走在這種大熱天下毫無目的到處亂逛的下場,要知道台灣就算是夏末還是要人命的熱啊!!

 腦袋不停的轉動抱怨著,腳步也沒停下來;褚冥漾腳跟一轉,順著道路彎進左手邊的大馬路上。台中頗有名氣的觀光美食街便映入眼簾,這條路一直都是報章雜誌的寵兒;人來人往的大馬路上車輛總是絡繹不絕,而商店也是毫不遜於車輛喧囂的程度,小到關東煮路邊攤或自家小店面,大至知名連鎖速食店、火鍋店、飲料吧,甚至還有不少間高級餐廳。

『還是先去平常會逛的蛋糕店好了,問問店員有沒有推薦的蛋糕種類再說……』打定主意,漾漾邁開腳步朝著熟悉的方向走去。

 

 

約莫五分鐘過後,目的地到了;漾漾面前是一間以粉紅色為基礎色調的蛋糕店,佈滿了可愛的絨毛玩偶及精巧的小擺飾,甜蜜的感覺對一般男孩子來說是難以踏入的世界,想當初他可是耗費了多少心力經過多少內心的掙扎,最後他還是因為禁不起剛出爐的新鮮限量手工現作之豪華歐風草莓奶油千層派的誘惑,才讓食慾戰勝了理智得以推門而入。

 

〝叮鈴〞推響了門鈴。

「歡迎光臨。」親切且富有活力的呼喚聲,「啊,您好。」出聲的是個二十歲出頭的褐髮美人,妖師算是常客,曾有幾次與她搭上話。

「妳、妳好。」靦腆地打過招呼,其實他一直都覺得這個店員的感覺很像喵喵……至於為什麼他也說不上來。

「請慢慢看唷。」這家店一個很大的特色就是店員不會一直盯著你讓人有壓力,他們多半都隨時在走動,卻又不會打擾到客人。

 

「請問……如果是要送人的話,哪一種甜點比較適合呢?」盯著冷藏櫃裡約二十多樣的精緻糕點,他打從心底覺得難以抉擇。啊啊──連他自己都想全部買下來吃吃看了!情人節果然不一樣啊!不只蛋糕種類比平常多了五種以上,裝飾得也更華麗了!他平時就已經挑得很辛苦了說……

「請問是要送給男性還是女性呢?」褐髮店員面帶微笑地問著,但聽到問句的他愣了好大一下,他是男的耶!一般人都會直覺是要送給女生的吧!……而且他總覺得對方的笑容似乎別有用意?背後的氛圍跟自己那群不安好心的友人們散發出來的很類似啊……

「呃,是要買給我母親跟姊姊的……」他敢發誓他剛剛絕對有看到她一瞬間露出失望的表情!妳在期待什麼啊喂!

「啊,不好意思,因為您平常都是和一位長髮男子在一起,所以我才這麼問的。」或許是看到漾漾面露尷尬,對方露出職業用笑容;速度快得讓他差點以為剛剛是自己錯看了眼。

 

但是,他總覺得店員的微笑很無辜。

 

「如果是女性的話,這種芒果布丁水果塔很受歡迎哦,沒有使用鮮奶油,很適合各個年齡層的女性,尤其是怕胖的中年女性和年輕女孩;另外這個『藍調狂想曲』是以藍莓做為基底的波士頓派,雖然中間加入了大量的鮮奶油,但本店特別使用鮮奶打發,對身體的負擔很低,口感也十分清爽哦!」店員指著最上排左側的兩種蛋糕,熱心的介紹著。

 「唔,那請各給我一份。」看著店員從後方拉門拿出指定的蛋糕包裝後,漾漾將視線移向架上其他種類的點心:重口味乳酪蛋糕、咖啡色外衣的方型巧克力蛋糕灑上微苦的松露粉,上方有鮮奶油擠成的玫瑰裝飾、一口大小的抹茶紅豆蜂蜜蛋糕,和淡紫色的海綿蛋糕包裹著塊狀芋頭內陷的香芋口味瑞士捲等十多種點心。

 「那個……可以再加泡芙跟蘋果派嗎?」遲疑了一下,他還是忍不住多挑了香草泡芙以及醃漬蘋果派,至於誰要吃……那就不是他能決定的了。

 

「你也買太多了。」熟悉的冷清聲音突然從背後傳來,他下意識地伸手護著後腦,卻沒有平日的巴頭招呼,褚冥漾甩過頭,「學長!」他瞬間知道剛剛店員指的對象是誰了!

學長依舊穿著平常在原世界的裝扮:黑色鴨舌帽外加黑色長髮跟黑色眼睛,不過身上的衣服不是平常穿的那一件。

「又買蛋糕?」形狀好看的眉一挑,他始終搞不清楚這種甜膩的食物到底有什麼好著迷的。

「又不是我要吃的!這是買給媽跟姊的啦……」誰叫今天是情人節,大家都成雙成對的你又出任務去了,害我只能回家跟媽跟姐聊天喝茶啊!而且都這麼久沒回去了,老媽肯定又要用家法了!妖師小聲地在心裡碎念。

「別逼我動手。」揉揉眉心,他就算不是浪漫的人卻也不想在這對戀人意義特殊的日子抬手巴人。

「唔!」一秒摀住頭頂,他也不想挨揍所以馬上閉腦。

 

「這位客人也要買嗎?本店今日有兩人同行滿五百送知名下午茶店的禮券喔。」美人店員再次出現,速度快到褚冥漾都要懷疑他是不是用移動陣了,她剛剛明明已經到別的地方招呼客人了啊,怎麼一下子又回到這了?!

但是現在比起那個還有更重要的事,「下午茶!」一秒心動!

「學長……」充滿期待地看向自家黑袍戀人,心中打定主意就算學長說不要也要盧到他答應!

「嘖,」冰炎當然知道這小傢伙心裡在想什麼,哼哼每次都只會拿這招來對付他,「還差多少?」

「耶!萬歲!」雙手高舉,褚冥漾開心的抱了他一下。

 

「目前一共是兩百一十元,您還需要哪些呢?」店員的聲音又飄了過來,褚冥漾馬上放開冰炎,要死了我都忘了她還在!……他他他真的沒看錯!那店員的表情果然跟喵喵一模一樣!!有點害羞可是又有點興奮甚至還有點賺到了的表情啊啊啊啊啊───

尷尬的笑了一下,他打算完全忽略那抹意味不明的燦笑。「咳、那我要香芋瑞士捲跟抹茶蛋糕。」冥玥不喜歡吃太甜的,剛剛買得太高興就忘了,「學長你呢?」他沒忘他家學長不愛甜食,可是要是被老媽知道他自己買滿五百塊,那回去後就準備被剝皮吧!

「你真麻煩!」手還是習慣性的呼了一下,不過有放輕力道就是。「給我這個、和那個。」

唔,學長點了巧克力蛋糕跟草莓蛋糕。可是怎麼是選了自己不吃的啊?

「給你的。」淡淡的笑帶著寵溺,只是冰炎沒說出口的是當作今天丟下他跑去工作的補償。

「謝謝學長!」滿意地看見黑髮戀人臉上出現紅暈,笑得甜甜的孩子偷拉著他衣角輕晃,現在不能正大光明地親暱,但冰炎覺得這樣的舉動也不賴,因為這樣的褚冥漾十分可愛。

 

「不好意思,這裡只有四百七十元喔。」望著收銀機,美人店員的聲音似乎有點抱歉;聽到這,冰炎的臉黑了一半,已經買了快要十個蛋糕還不到五百元?!

「怎麼辦,再買下去就真的太多了……」漾漾皺著眉,雖然還有很多口味想買,可是已經八個蛋糕的確不是小數量,他真心覺得回去絕對會挨罵,可是離下午茶還有三十塊……啊!

「請問,你們這裡是不是有蜜豆奶?」印象中蛋糕店都會有賣牛奶飲料之類的東西。

「有的,一罐十五元,要買兩罐嗎?」

「對!」剛剛好耶!偷偷覷了一眼學長,漾漾又綻開一個小小的笑。

 

雖然一開始的確有點小小的不高興,畢竟情人節嘛,誰不想跟另一半一起度過,學長還去出什麼鬼任務,但是其實學長出現的那一瞬間他就氣消了,明明出任務完很累還來找他,而且那身衣服是放在他家的備用衣物,是他老媽買的,學長才不可能自己買這種衣服來穿呢。

一想到學長還先到他家堵人他就覺得學長很可愛,心裡甜滋滋的。他果然最喜歡學長了。

 

情人的心聲一字不漏地進了冰炎耳裡,他當然知道少年對他的心意,只是如此直接的話語還是讓他忍不住揚高了嘴角,嘖,他真的越來越想吻他了,只是在外頭不好動手,回去後要多討點甜頭吃。

……不過他可是黑袍呢,要掩人耳目也不是不可以。彈了一聲手指,褚冥漾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吻了。

「學、……」雙唇被堵住,細碎曖昧的水聲響起,褚冥漾的臉唰地脹紅。

「噓。」低聲在耳邊吹氣,「我弄了結界。」啃咬著下唇,他的戀人始終這麼敏感。

「褚……」唔,學長一定不知道他的聲音有多、性感……「嗯……亞。」

「抱歉,下次不會了。」吻著他的耳殼,低緩的聲音敲動耳膜。原來,學長其實很介意……

「沒、沒關係。」低低淺淺的笑了,褚冥漾任憑那人把頭靠在肩上,擁著自己。原來他的學長這麼在意他的想法,這樣他就心滿意足了。

「在外面不方便,回去再繼續。」最後輕吻了下眼瞼,沒意外的看見耳根子紅透的人兒。

冰炎覺得心情更好了。

 

 

再度彈了手指,周遭的聲音瞬間又湧入耳中。

「謝謝惠顧。」店員正巧打包好了,妖師覺得他根本就算好了時間。

撈過店員手上的紙袋,冰炎勾起嘴角:「因為我是黑袍。」

然後瀟灑轉身走出店外。在肚裡誹腹了一番,他也跟上前者的腳步走出店外。

 

 

 

-TBC

 

 

忘記從鮮鮮移植過來了~

下篇難產中……。

 

 

,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