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第二篇。

 

印量調查

 

*內容將以最後修正為主,有微調可能注意。

 

 *CWT K13 預定出本。D2在A40。

 

 

 

 

 

「冰炎,你為什麼跟褚提分手?」一反平日一派輕鬆的模樣,長髮的紫袍倚在窗邊,臉色凝重地看著黑袍搭檔在檜木桌前翻著書。

「……」翻頁的手頓了一瞬間,但他連頭也沒抬,對搭檔的問話置若罔聞。

「你……不會後悔?」看他不怎麼在乎的模樣,藥師寺夏碎皺起眉頭。

他是瞭解冰炎的,即使沒有百分之百也有八成,否則怎麼可能跟他相處這麼久都相安無事?更別說他們還一起搭檔合作過無數次的任務,兩人的交情絕對稱得上是知心好友,但是他現在卻不懂他了。

當初是他最先發現自家搭檔喜歡上那笨拙的小學弟,明著暗著要他快點告白,為此他們一群人還費盡苦心──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大概就在形容他們的心境,直到半年多前才等到他們兩個互表心意。

他們好不容易才走到這步,陪在兩人身邊的每個人都十分清楚這段感情多麼得來不易,精靈跟妖師的互相珍惜他們都看在眼裡,誰也猜想不到他們的結局竟然會是如此下場。

 

「你知不知道,褚還在幫你說話?」風吹了進來,捲動窗邊的簾幔,光影錯落交織在紫袍的側臉,乾淨的臉龐顯得有些悲傷。

「別說了,夏。」漂亮的精靈皺起眉,第一次正眼看他,語氣中到此為止的意味濃厚。

「你不敢聽嗎?冰炎。」紫色的眼睛微微瞇起,他知道冰炎不喜歡別人干涉他的隱私,平常鬧著玩也就算了,但如今情況非同小可,就算有必要拿出真本事他也做好心理準備了。

「每個人都在責怪你提分手,他還一直幫著你,說不是你的錯、要我們別一直拿這件事煩你。」四周的氣壓如同蟒蛇逐漸纏繞住脖子般緊迫逼人。

 

他和冰炎很早就認識了,後者那時候總是擺著臭臉,一臉生人勿近否則我砍死你的表情,他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讓冰炎對他放鬆戒心,夏碎很清楚,冰炎之所以武裝,是為了防衛自己,他也是一樣;所以他才想要和冰炎成為朋友。

冰炎對誰都是冷冰冰的,唯獨那個學弟,雖然又踢又打又踹又揍,但其實夏碎知道那是搭檔不擅言詞的關心;他不明白,既然都真心相愛那何必要分開?

就像他跟歲,說什麼也要打破家裡的規矩在一起,他不相信冰炎做不到這些。

 

「你對褚的心意眾所皆知,別跟我說你不知道,你明明對他有感覺,為什麼要這麼做?」

「夠了!」手一揮,冰刃不偏不倚地擦過夏碎的臉頰,一絲血跡在清秀的臉上顯得格外刺眼。「你管太多了。」

冰炎冷著一張臉:「我不想再提這件事,別逼我說第二次。」他沒有這個必要跟任何人報告這件事,旁人過多的關注對他來說只是干涉。

看了他好一會兒,夏碎才開口:「……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這樣吧。」

「你大可放心,我不會為了這種小事影響工作。」他又把目光重新放回磚塊書上。

「最近公會很忙,你應該不介意再接個任務吧?」端起桌上的茶啜了一口,冰炎掀了眼皮看他。

「我沒意見。」紫袍聳肩,踱回窗邊眺望遠方。

「真不像你,夏碎。」淡淡的笑聲飄入耳中,他覺得有點刺耳。「不用跟千冬歲報備嗎?」男子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偷到魚的貓,帶著炫耀。

而他沒有回話。

 

 

 

 

,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