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籃球同人,女性向注意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不明意味Max
*基本上算是黃→→→←黑這樣
*挑錯字&意見歡迎,作者感謝您






以下正文。





  眼前的世界一片白茫,所有的視線都被濃霧遮蓋,映入眼簾的僅是一抹模糊不清的黑影。嬌小的身影,似乎跟腦海深處的某人重疊……
  他想開口說話,開闔的嘴卻發不出半點聲音,乾澀的喉嚨像是幾天沒喝過水,但是那些話彷彿不得不說一般,內心某個地方一直催促著他:快說出來吧、快點讓他知道吧。可是他卻一點頭緒也沒有,他要說什麼?要讓他知道什麼呢?
  內心越來越緊張,他焦急的想要表達什麼,但是那個人的影子卻越來越淡,他往前奔去,人影卻在一眨眼就消失不見。

  像是失去什麼一樣,悵然若失的心情在心中擴散開來;那些沒說出口的話,壓在他心上、讓人喘不過氣來。
  『……』雙唇開開合合,他依稀說了些什麼,卻仍舊沒有發出聲音。
  眨眼過後,眼前變成一片黑暗。



  ╳ ×



  躺在乾淨舒適的單人床上,軟枕上的洗衣精香侵入鼻息,黃瀨涼太失焦地看像床頭櫃的銀色耳飾。
  他最近有個煩惱,不,正確來說不是最近,而是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是從何時開始的呢?他感到疑惑。自己的眼神會逐漸追逐著那淡薄的身影,從最初的毫無意識、之後稍微察覺卻刻意忽略、甚至到最後已經改不掉這個習慣;他很晚才發現那些曾經在他耳邊大聲嚷嚷的喜歡,都不只是隨口說說的笑話。


  初中畢業,他與他斷了音訊,後來再次碰上是因為黃瀨涼太忍受不了日益氾濫的心情而主動去找他。
  他身邊的光換了人,卻仍舊不是他。


  嘲諷的勾起嘴角,他以為時間能讓他重新選擇,洗去過去那些他和前任光的親暱;能讓他重新看見不一樣的自己。
  這幾個月來,他還是不停的去找那飄忽不定的淺藍身影,對方沒有明顯的排斥動作令他放心了不少,說實話那天闖入他們部裡找人他可是很緊張的,比第一次上節目還做了更多心裡準備,只怕看到他厭惡的表情。
  雖然被拒絕卻只是說了「不會離開誠凜」這種話,不代表他沒有機會站在他的身邊成為不一樣的存在。
  嘆口氣,即使他用這種藉口來安慰自己,其實自己對黑子哲也這個人有幾分重要他還是知道的,他跟青峰大輝不一樣,也跟現在那個陪在黑子身邊的新的光──火神大我不同,他沒辦法讓黑子哲也的才華發揮到極致;他不夠耀眼,所以做不了光。


  翻過身,他今天又要失眠了。
  明天還有模特的工作啊…………



  ╳ ×



  「小、黑、子──!」黃瀨靠在大門口的泥磚旁,他總是能一眼就找到幾乎被人群淹沒的黑子;接著飛奔向前撲抱住那纖細的身板,有些任性地把臉埋向瘦小的肩上。
  他還是來了,明明想要讓自己頭腦冷靜一點,等過一段時間再來的……習慣果然是很可怕的事啊。
  「……下午好,黃瀨君。」任由他抱著,原本想吐槽的話也放棄似地吞回喉嚨。
  他們的學校明明就差了很遠的路程啊,但他還是三不五時就跑來這裡蹭著他不放。不過今天是禮拜五也就算了吧。


  「小黑子我跟你說哦,今天考英語的時候我拿了五十分呢──」叨叨絮絮說著無關痛癢的事,分數多少其實他一點也不在意,他只是想要多抱著喜歡的人罷了。
  「以黃瀨君的程度來說,該說聲恭喜了呢。」想起初中時期的成績,黑子的嘴角微微勾起一點弧度,只是把臉埋起來的某人看不到。
  「這是在誇我還是損我呢……」苦哈哈的笑了笑,「英語什麼的沒辦法像小火神一樣拿手啊。」
  「火神君只有聽跟說很擅長而已,文法則是完全不行啊。」
  「這樣也還是令人羨慕啊……」


  「因為黃瀨君對於念書什麼的絲毫不拿手呢,跟青峰君是差不多的吧?」低聲地笑了下,「還因為要補考而不能參加部活,被赤司君罵了好一頓呢。」
  「哇、小黑子你怎麼連這種事都還記得啊……」該開心還是難過呢,為了他還記得這種小事,還是該為了丟臉的事情被記住而感到羞愧。
  「嗯,我記得喔。」淡淡的嗓音這麼說著。心裡某根弦似乎被撩動了,黃瀨涼太猛地把頭抬起來。「好了!充電完畢!」
  心臟噗通噗通地跳著,今天比平常還要糟糕啊,好像沒辦法順利壓下浮躁的情緒。要是不快點離開的話,或許會作出無法挽回的蠢事───


  「?」黑子有點詫異地看著他的舉動,今天這麼快就要走了,還真是反常吶。
  「吶、我明天開始要去北海道三個禮拜哦,為了進行雜誌的拍攝,所以有一段時間都不會來了,小黑子要記得想我哦!!我也會想你的───」刻意拉高了尾音,他卻沒發現最後聲音有一絲顫抖;他總是想著要把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不想讓喜歡的人看到他沒精神的一面。


  像是要逃離現場一般,黃瀨涼太快步後退,「那麼,我先離開了───」轉身就要逃。
  他怕他再不離開,會想要待得更久。其實他原本是沒有這個工作的,畢竟身為學生還是該以課業為主,請長假什麼的自然是不太妥當,但是當他從經紀人口中聽說了這件事之後,想沉澱一下的心情突然躍上心頭,要是能讓自己遠離黑子,也許這麼痛苦的想念能減少一點吧;試著讓自己別去想他的事,也許就不會再這麼難受了。


  「請等一下,黃瀨君。」清冷的嗓音一出,黃瀨腳步僵硬地停頓了下來。
  「──還、還有什麼事嗎?」轉過頭陪笑,即使知道嘴邊的笑容很僵硬,黃瀨涼太還是笑著。
  「工作請加油,還有,如果你有想說的話就請直說,沒有關係的。」低下頭稍作思考後,黑子又繼續說道:「最近黃瀨君似乎有心事的樣子,如果有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請不用客氣。」
  對方罕見地比平常多話,黃瀨涼太忽然覺得眼前似乎有點模糊。小黑子真的,很犯規啊……


  他忍了這麼久,東想西想著要不要說出口,甚至還為此失眠了好幾夜,性別啊實力啊,還有其他很多因素都考慮了很久,要說他矯情也好、想太多也好,他只是不想要給對方一個壞印象。可是那些原本就要被埋沒在心裡的話,卻在那雙毫無瑕疵且全然信任的注視下,不經大腦地脫口而出。
  「喜歡、喜歡你……嗚、小黑子……」滔滔不絕地說著喜歡,眼淚也不受控制地落下,他平常總能維持地很好啊……在女孩子面前、在學長面前、在鏡頭面前、在大眾面前……可怎麼一遇上了黑子哲也,就什麼都不剩了。


  「你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哦,黃瀨君。」他提醒。
  「那些、不是……」他搖著頭,不是真心說出口的怎麼能算是告白?可是他不敢說啊,怎麼敢說呢。
  「不是麼?」看著他搖頭,黑子又說:「可是黃瀨君每次說出這句話之後,都會露出很開心但又怕被拒絕的表情呢。」
  當眾被點出這麼丟臉的事,黃瀨涼太瞬間脹紅了俊臉;他完全沒意識到這點,但讓他更驚訝的是對方說出了怎樣的驚人之語。
  「我、你……這、這是什麼意思──?!欸?!我……」黃瀨涼太露出和模特兒身分不符的表情錯愕地問著,最終還是敵不過對方冷靜自處的態度。「我、真的有嗎?……」高興卻又難為情的樣子……?
  「嗯。」毫不遲疑地點頭。「要不可以發個短訊問問其他人,若黃瀨君覺得──」
  「不!我、相信……」害臊的模特兒連忙制止黑子準備拿出手機的動作,不管那是不是真相都無所謂了。
  是啊,無論那是真是假都不重要了。


  「那、那麼,小黑子的回答、是……什麼呢?」緊張地吞了口口水,黃瀨涼太僵硬地挺起背脊。這真的比第一次上節目還緊張啊。
  「嗯……雖然有的時候會讓人覺得很傷腦筋、像個小孩子一樣,不過其實黃瀨君很溫柔呢。」唇邊勾起一抹淡笑,「或許能考慮一下呢。」










後記──


嗯,小黃在作夢(淦)
又在莫名其妙的亂寫了(面壁
剛開始只是短打而已,後來不太順就改了一(很)些(多)東西

原本真的只有幾百字而已,我錯了……
想要寫得太多結果越加越多,把描寫不足的地方加了上去就會爆字數,我刪不下手……(抹臉

最後實在接不下去了就草草結束(欸
想要的感覺還是抓不到,唉

涼太應該更心機才對啊,這天使是誰!!(被黃瀨迷打死
雖然黃瀨ㄇㄐ天使,可是就某方面來說我覺得他根本心機超重啊啊啊啊!!!
那種感覺我寫不出來TAT
可嗚我還沒寫幾篇青黑餒!怎麼先讓小黃得逞!可惡!(偏心什麼
感謝鍵閱w




創作者介紹

門前的葡萄樹

微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